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大家有什么办法可以刷支付宝套现花呗冲突还挺剧烈

编辑/2021-08-12/ 分类:逸飞产业/阅读:
从虹桥机场出发,开车50分钟就能到上海世博中心。下了外环路,驶进耀华路,这座飞碟状的圆环形建筑,便映入视野。 2019年8月末,耀华路到世博大道的路段,陷入无休止的忙碌和拥堵之中。徐汇西岸的那几个白色大罐,每天装满世界各地对前沿科技和商业满怀好奇 ...

从虹桥机场出发,开车50分钟就能到上海世博中心。下了外环路,驶进耀华路,这座飞碟状的圆环形建筑,便映入视野。
   

2019年8月末,耀华路到世博大道的路段,陷入无休止的忙碌和拥堵之中。徐汇西岸的那几个“白色大罐”,每天装满世界各地对前沿科技和商业满怀好奇的人士。展馆门口,蓝色LED灯上打出的“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成为号召他们的一面旗帜。

关于这面旗帜,它有很多奢华的“金丝镶料”——主讲嘉宾包括马斯克、马云、马化腾、李彦宏、沈南鹏等商界人士,还有2位图灵奖获得者和十余位工程院教授。他们都是上海为打造出这场科技盛会,而邀请来的耀眼“明星”。

在B站还没有举办那场让它广受央媒表扬并迅速出圈的跨年晚会之前,在拼多多正因为下沉市场起家的原罪,被戏称为“并夕夕”的年代,在小红书上的种草文还没有成为新品牌崛起必须进行布阵的内容平台之时,在抖音还没有将电商总部建在上海的时候,上海,这座以生活格调闻名的城市,因为缺少互联网大厂,一度被称之为网络洼地。

2017年,李强履新上海市委书记一职。这位长期主政浙江的官员,急速想为上海注入互联网的基因。一场政界、学界、商界均有参与的高规格会议,是其中最容易被外界注意到的显性元素。

2019年的那场盛会,安排了难得一见的“双马对谈”环节。马斯克、马云两位天马行空的企业家有许多精彩的思想碰撞,他们谈到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威胁,马云认为AI是为人类服务的,马斯克则认为AI会比人类聪明;谈到移民外太空,马云讲自己更关注地球,马斯克继续阐述着移民宇宙的畅想,认为现在是地球 45 亿年的历史中,第一次有可能让生命离开地球生活的时刻。

按照互联网的操作逻辑,流量要给到那些转化率更高的群体。在一众前沿、严肃、混合着数据和算法等关键词分享的内容中,谈技术对人类的威胁,讨论星际移民的可能性,成为没什么进入门槛的话题。

没有标准答案,便可畅所欲言。“双马对谈”在社交媒体上派生出多种传播主题,众人争论着同意谁的观点,哪一位的思维方式更厉害,境界更高。舆论的创意总是丰富而有趣,凭借对两位流量大佬的挖掘、分析和点评,科技感浓重的大会,也有了进入街头巷尾传播的路径。

其实有的时候,也太不需要内容传播的辅助,仅仅是这几个名字列在嘉宾名单中,就给了这场会议以重量感。这些企业家们的名字,让科技从端坐于云端的艰深晦涩,变成了行业之间的愿景畅享,它离钱的感觉更进了一步,参与的话题也更多。科技大会的受众圈层扩大,甚至出现了一家三口推着婴儿车参观展会,或者是家长领着孩子来看机器人的亲子活动。

演讲口才俱佳或者拥有表演型人格的企业家,通常来讲更容易得到外界关注。马云和马斯克动动嘴皮子,就能挑动话题度。而马化腾和李彦宏这种偏理工科,公开演讲就没有那么大的优势,他们得写书。

马化腾很可能是中国写书最容易的“作家”,出版的著作,包括《数字经济》、《分享经济》、《互联网+》等等,大多是他当人大代表时候做提案,以及围绕提案做的案头研究工作。这些书的内容里,马化腾自己参与占一部分,其余,则有由相关领域专家学者的文章构成——当然,作者署名的位置写着马化腾等。李彦宏也是同样的玩法,写了本《智能革命》,署名也是李彦宏等。

通过对话、演讲、写书等方式,这些互联网企业家们向外散播自己的观察和理念,也努力为新方向争取关注度。那是互联网还有方向的年代,互联网+、共享经济、人工智能、新零售,新概念层出不穷地涌现,不管方向对错,外界至少有可以努力挖掘的落点。

这些公开表达看法的企业家们像是布道者,借助社会潮流,以及基于个人魅力的影响力,为企业和行业的发展前景做个人背书。

02

2019年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似乎成为互联网行业数位大佬同台的绝响。

同年教师节,马云正式退休,卸任阿里巴巴董事长一职,退出阿里巴巴董事会。次年,马云在上海参加外滩金融峰会,发表言论。随后,蚂蚁金服暂停IPO,马云也甚少露面。

另一位企业家马化腾除了今年参加“两会”,近两年也没有公开露面。而在今年的提案中,马化腾讲的是乡村振兴、碳中和,已经不提互联网相关概念了。被拿出来传播的段落是,马化腾在会议上四处找代表要签名,想要联名提案《自然保护地法》。

今年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公开露面的只有李彦宏。没有马云和马化腾,李彦宏站到了C位,只是这位企业家的公开讲话要么是讲数据,要么讲算法,或者是智能驾驶。他的讲话离技术很近,离传播很远,扛不起流量。于是,今年他贡献的传播流量,或许是跟祝融号的合影吧。

总归要有人扛起流量担当的角色,今年大会的传播重任落在了董明珠女士身上。在讲情怀和态度方面,董明珠发挥很好,比如说在数字化时代,让世界爱上中国造,可提到前沿科技的表现,还是偶尔会冒出些“董言董语”。

我们现在把光能、储能和空调结合起来,空调成为一个发电站,不需要通过城市电网,不需要远程输送,一个独立的供电区间,就用空调来解决。

不仅能保证空调自身工作不花钱,甚至还能把多余的电存储到储存起来,晚上家里的所有照明,都不需要花一分电费。

董明珠说研发“不用电的空调”的念头,产生于2012年的雾霾。格力想告别消耗资源的旧模式,寻找更环保的新能源。可惜,研发立项之后,投入1个亿,一天烧掉10台电机,也看不到结果。

不得不说董明珠是技术创新理念上的巨人,技术应用场景上的矮子。一台普普通通的空调,为什么要承担这么多的功能?但也不得不讲,董明珠对传播风向的理解和把控是炉火纯青,有她参与的会议,不缺少传播话题。

时至今日,AT,或者是BAT同台的局面,很难再见到了。

过去几年马云一年的公开演讲大约有10场,往年参加的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中国绿公司年会,达沃斯论坛、亚布力企业家论坛等活动,现在都没了他的身影。今年马云只在年初的乡村教师颁奖典礼上,有视频露面。

外界获知马云近况的消息还是来自阿里巴巴永久合伙人蔡崇信,他向媒体透露:“马云现在过得很好,同时也很低调。马云现在爱上了画画,画画是他新的兴趣。”

互联网企业的创始人们流行隐退,王兴三个月没有发过饭否了,话不多的张一鸣和黄峥,年纪轻轻的就退休了。在一些不得不刷存在的场面上,马化腾依旧维持着发送50秒语音的战术性到场。

上一代退到幕后,新的流量担当正在被塑造,今年的亚布力论坛,将话题度留给了元气森林的唐彬森。他贡献了诸多金句,比如“中国不缺好的消费者,缺少好产品”、“很多传统企业老板,照搬这些模式,本来是挣钱的公司变不挣钱了”。从呈现效果看,表达方式和材料配方,很有前人的味道。

依旧在流量前沿活跃的互联网企业创始人,也就剩下李国庆、梁建章和雷军了吧。但李国庆只贡献肥皂剧的戏剧情节,摔杯、抢公章、直播卖酒,不贡献商业观点。梁建章热衷于cosplay和鼓励生娃。只有雷军在老老实实地卖小米的产品——昨晚那场长达3个小时的演讲加发布会,证明了他的诚意和体力。

03

互联网经济是在争论中发展起来的,对于嘴慢的雷军而言,这曾经是他的劣势。

2014年雷军和董明珠在“中国年度经济人物”评选大会的现场,做出著名的5年之期的赌局、他们赌5年之后,哪家企业的营收更高。

这是在节目策划下进行的赌局。表面上看,他们二人背后的格力和小米,制造业两种生产模式的代表,争论的是:未来还要不要线下的销售渠道,要不要工厂制造环节。而实际上,这场赌局的核心在于,格力和小米,谁会是中国企业转型升级的样本。

赌局在此后数年为两人带来持续的话题度。但是在立约的当时,站在向来快人快语的董明珠身旁,雷军没捞着什么说话的机会。董明珠说,小米的生产方式是负责品牌和用户,而将经营风险转嫁给合伙伙伴——明显她是在模糊概念,将代加工等同于转嫁生产风险。站在一旁的雷军,数度开腔被打断,只得讪讪的说,「董大姐你说完了吗?」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推荐文章

Recommend article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逸飞娱乐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20 逸飞娱乐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