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谁有套京东白条的商铺,最全白条提现商家汇总

编辑/2021-08-22/ 分类:逸飞产业/阅读:
近日,微博热搜上一则DCM魏萌死因疑与精神控制组织有关的词条引发大众关注。魏萌是一名投资人,生前任DCM董事总经理。8月14日,魏萌在参加LEGACY飞跃工作坊(北京诚泉文化发展公司)的课程时意外晕倒,于两天后医治无效死亡,年仅32岁。 魏萌事件让外界关注 ...

 近日,微博热搜上一则“DCM魏萌死因疑与精神控制组织有关”的词条引发大众关注。魏萌是一名投资人,生前任DCM董事总经理。8月14日,魏萌在参加LEGACY飞跃工作坊(北京诚泉文化发展公司)的课程时意外晕倒,于两天后医治无效死亡,年仅32岁。
 

  魏萌事件让外界关注到,LEGACY课程的内容疑似涉及辱骂、传销、精神洗脑等行为,不仅导致学员身体上的极度疲惫,更使部分学员在课上产生精神奔溃。尽管事后培训机构与家属均否认该传言,但关于精神传销的争议依旧甚嚣尘上。

  这一事件让不少人联想起深圳警方曾破获的一起新型传销案。涉案的深圳众鼎公司以所谓“教练技术”为名,通过非法有害培训对学员实施精神控制。也正是这一案件,使精神传销这一新型的传销方式浮出水面,引发各界关注。

  笔者曾有身边人陷入精神传销陷阱,也是反精神传销网络互助团体的组织者之一,希望通过这篇文章和大家一起关注精神传销带来的危害。

图源:LEGACY官网

  什么是精神传销?

  精神传销是传销的一个变种,它与后者的区别在于,不再依靠层级返利来驱动销售,而是通过洗脑方式,使学员获得极大的精神满足,把发展新学员作为生命中最重要的目标,一旦不能成功发展下线,则会带来精神上的巨大痛苦。精神传销造成的危害,除了金钱损失,还会使受害人的家庭关系破裂,亲友关系断裂,更严重的会造成难以治愈的精神创伤,是将成功学、心理学、催眠术和心灵鸡汤、甚至加上邪教等“乱炖”下的洗脑术。

  现在国内流行的精神传销主要为“教练技术三阶段”培训。对其进行溯源,可追溯至美国上世纪70年代兴起的LGAT类课程——EST课程。LGAT课程(英语:Large-group awareness training,可翻译为集体觉醒训练、大团体觉醒课程、大型团体的意识培训等),泛指一些宣称能够令学员提升自我潜能的多人课程。

  此类课程经常被指涉及洗脑和催眠等不良手法,曾有学员在参加课程后患上精神疾病,引起精神病学医生的质疑。上世纪80年代,EST课程由于在美国社会引起了不良影响而被查封,其组织内部分为了两支,一支是以托马斯·隆纳德为首的ICF系教练技术课程,另一支则是以三阶段课程为特征的生命源泉(也称生命动力)课程。

  上世纪90年代,生命源泉课程通过港台进入大陆,首先在深圳等港口城市扎根,初期他们的目标是各企业老板、骨干等精英人士。著名编剧、记者李亚玲为了探寻此类课程真相,曾在成都深入卧底,最终发表一篇名为《揭秘精英课程生命源泉:强迫洗脑的过程》的特稿,在当时引起强烈反响。

  之后在2007年,当时国内最大的三阶段课程平台组织汇才被查封,汇才的员工和学员蛰伏下来,开始在全国范围开办三阶段课程平台,而名称则改为了当时还不为人所知的“教练技术”(实际的ICF系教练技术此时在国内还未流传开)。为了掩人耳目,他们借用了众多的名号如教练技术、领导力、领袖之道、九型人格、CP、LP、TA等,并在宣传噱头中引入了心理学、NLP等概念,至此,他们的目标已经不限于精英人士,开始广泛“撒网”。

  披合法伪装,敛非法之财

  三阶段课程隐蔽性极强,善于伪装。这类平台一般会在当地注册“商务咨询”类公司,并对外打出“商学院”等培训机构的名号,而实际上并未在教育局和人社部取得资格,也并没有开班授课的资质。在心理咨询师证未被取消之前,很多平台的“导师和教练”几乎人手一证,加大了开课的迷惑程度。

  平台开班没有固定场所,地点一般会选定当地酒店的大型包间,以便随时撤离;学员上课时会被要求上交手机和通讯设备,并填写相关的“保密协议”,要求不对任何人告知课程内容(理由是为了不破坏他人的上课体验)“上课”时的“导师和教练”不带任何讲义,使得对其的调查缺乏有效证据。

  此类平台扩招学员并不进行对外宣传,唯一手段就是通过老学员拉人头,以“体验良好”“事先垫付学费”等为噱头,将新学员骗来开课洗脑,而当新学员察觉不对将要离开时,又会派出老学员对其进行情感绑架。

  此外,平台注重利用活动宣传洗白自己。最常见的手段是组织学员自费去孤儿院或者养老院做义工;或者与当地学校开展“心理团建”等活动,并借机在学校中宣传课程。此类活动往往容易登上当地的报纸版面,作为老学员拉人头时展示的“证据”。培训结束后,平台会给学员颁发“结业证书”,外表相当华丽,实际毫无用处。

  此类平台开班的最终目的无外乎敛财,因此平台会对学员收取巨额培训费用,往往三阶段的“学费”会达到数万乃至十数万。而实际上,平台开班几乎不需要成本。宣传全靠老学员邀约,租用场地、开展各类活动,几乎都是学员自费,而剩余的大量活动物资则会被平台侵吞。而部分平台的“导师和教练”会在课程末期有意识的引导学员参与自己主导的非法集资类项目。

  激发依赖性,为精神控制做铺垫

  三阶段课程之所以能够成功洗脑、精神控制学员,其前提在于使参与者对平台产生了极大的依赖性。

  首先,学员在上课前会被要求填写一份非常详细的表格,内容包含了近期遇到的困难、想要做出的改变等等,平台在课程中会利用这些信息引发学员的焦虑,并宣称“只要上课就能解决你的一切问题”。填写的表格中会让学员详细写明自己的联系方式和住址,当学员要求不再上课时,除了老学员和同期的学员进行情感绑架之外,还会组织学员前往其家宅和单位劝说,造成不良影响。

  另外,平台导师在课程中会引导学员说出其后悔或一些见不得人的秘密,在此后伺机进行要挟。

  其次,课程中平台会给学员两两之间分配“死党”,并引导他们进行大量亲密的互动,巩固学员之间虚假的情感。并且在课程中鼓吹“连坐”制度,宣称一人不上,其死党也要被踢出。学员“死党”之间的亲密互动和学员对课程的保密行为会引起家人和朋友的怀疑,此举是为了故意制造隔阂,来让学员产生“只有平台的同学和导师理解我”的错觉。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推荐文章

Recommend article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逸飞娱乐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20 逸飞娱乐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